文窗妆。

「我報路長嗟日暮。」

《一出好戏》非正经影评

*随意影评。

学姐请的看《一出好戏》我就着重讲一下马进,小兴和司机吧。其他人要说也太多,不想一个一个再分析了。

◎先说berger的马进吧。典型底层群众,无作为,受打压,爱买彩票,梦想着一夜暴富。就是混不出个头,说白了没出人头地的那天。

眼里只有同事珊珊,但自知蛤蟆吃不了天鹅肉只能背地里搞些小动作。

或许前几年还会写点小情书,盼着和珊珊结婚的男人都他妈滚蛋。所以人分手时他跑去放鞭炮。

但现在不一样了,到了孤岛大家都变成了0,活下去就是老大,以前那些职位啥的都不好使。这给马进一个翻身机会。

但到最后见到游艇大家有生还希望时毅然决然拯救大家,阻挡小兴。本性是善的。

我突然不想说了,还是说小兴吧。

兴兴!!

◎咳咳,出场的时候就是那种小跟班形象,哥长哥短哥哥要我...每次都给马进跑腿买彩票。他好像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对什么东西除了他哥打他的父母应该都没什么概念。

最后彩蛋看出他对车一窍不通。马进问他要真中奖想要什么。他说要私人飞机。我觉得他想要飞机就是想逃,他所处环境是压抑黑暗,他是自卑的。

到岛上后对他哥就是悉听尊便,哪怕知道是豁出命的行为他也跟着。小兴之前好像是个无底深渊,会对人造成多大伤害无法计算。

到了岛上这种情况明显丰富起来。

当他得知哥是在骗他,是为了6000w才跑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满脸写着不相信。哥,我无条件信任你你是我的天你怎么可以为了钱就骗我?我现在活着都是拜你所赐啊哥。他不知道该哭该笑,马进教给了他认知的所有。他的观念都是马进引导的。

小兴其实有点病娇,只不过没那样明显。

他想明白了,哥就是喜欢钱。有钱什么都可以干了,有钱房子车啊珊珊姐都有了。他笑着说,要比他们更狠,马进夸他上道,他更笃定自己的这个观点这些结论正确。于是他挑拨两队起站,他和马进此时是在灌木丛后笑着看的。

他看马进憋在屋里里想6000w快想疯了,于是拿着手机找张总。谈判失败后他划开手机放他女儿的视频,没错,对你最重要的是你女儿,可对我最重要的是我哥啊。他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他弄到。我眼里只有他。

他让张总写财产转移,我不他知道他看没看到上面没自己名字,反正这是哥的,有他就行。

回来后不出所料马进给了小兴一巴掌,要谁谁也打他。你是舒服了可你要的也是人家打拼的东西,回去后张总还能活?他很有可能就疯了。

后来篝火晚会撒扑克那里更是有了蔑视蝼蚁的感觉。看到游艇知道外面世界还在。他想了想目光一冷

“要是说司机疯了呢?”

这里的确冷了一下。

后来他拿珊珊要挟,对马进说
“你必须听我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走。”他可以把一切都杀死,对哥还是百般依赖。

他极力拆散他和珊珊,我觉得有嫉妒的成因,小兴好像不是人,就像是一团黑黑的火。他只有恶。

“哥,你过不去的坎,我帮你过。”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得选择性失忆了,我觉得很大几率没有,因为他哥会陪他康复,他哥不会不要他了。他得到了一切啊,其他人是死是活有何重要?

◎不想说了,司机是典型受气白领
◎张总典型资本家经营模式,说白了只会赚钱,一切与钱互比,但这只是思维,只是思考方式。

◎一出好戏好就好在它是每个人心中的好戏,无论你想怎么解释,都有铺垫,都会解释得通 。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