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窗妆。

「我報路長嗟日暮。」

《花非花》(夜巍,有拍,注意避雷)


“哥哥,你知道吗,你抛弃我的这些年,我无时不刻不想杀死你。”就算我极力想做个咬牙切齿的表情配合,但话说到一半儿泪珠就滚在了我的手背上,我控制不住。

---

影子人挥着共工长刀时夜尊就在不远处看着,一团黑火的形态倒是个很好的隐蔽条件。夜尊冷哼一声,明面上是放纵赵云澜带了沈巍回去,要真如此,谁信谁傻。

化形之后夜尊手执一权杖轻触地面,“嗒,嗒声回荡在走廊,授课的教室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皮靴踩踏地面震出轻响,夜尊拽着权杖就这么让它划在地面前行,抬腿轻松坐上了讲台,沈巍的字迹还留在黑板上。

有关基因工程的信息被水溶性粉笔写在上面,夜尊冷笑一声,一眼认出这可是哥哥的杰作,他抬手抹了一指随后来回搓捻。
“我亲爱的哥哥呀。”
夜尊跳下讲台时左脚恰巧踩到一个东西,他轻轻踮起脚后跟,很快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

“教鞭?”

还是个可伸缩教鞭,现在大学里课件在多媒体投放的多,如果把电脑搬来在那一个劲地咔哒咔哒点的话就很难做到和学生之间的有效互动,老师讲着没劲,学生也昏昏欲睡。这东西还有个激光照射功能,完完全全充当了个白板笔,所以教室里有这种教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夜尊弯腰将教鞭拾起在手心中来回把玩,似乎对这个东西颇为满意。

他将教鞭调至一个合适长度不轻不重地摔了三下,一字一顿道:“沈、教、授。”

沈巍刚回到家里,此次受伤不轻,总觉得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他抬头皱了皱眉,打量了一番家内,确认并无翻动痕迹后缓缓叹了口气。

夜尊闭上眼睛笑了一下,自己的哥哥在防他。

沈巍去厨房倒水时夜尊就在身后等他。夜尊就这么抱着臂倚在墙上看那开水冒着白汽儿,出神地喃喃说了句什么。

沈巍一怔,迅速意识到这个来者不善的家伙,进入警戒状态一转身,恰好对上夜尊直勾勾的眼睛--是面具也藏不住的煞气。手一个不稳热水晃出来溅到了手背上,传来一阵烧灼的痛感。沈巍忽然又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从八方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才抬手轻轻推了眼镜,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顿了顿说道:
   “你来想干什么?”

方才被烫的地方殷殷地红了起来,沈巍没打算管它,甩了甩暂且藏到了身后。

夜尊眯了下眼睛,虽然这一动作在他那金色面具下并不明显。他咬了咬下唇,不知是喜是怒地突然伸手拽住沈巍的那只手腕。

沈巍朝后用力挣扎着,不料反被钳制得更紧,越是反抗夜尊用的力气越是大,他装作无辜地眨着眼睛笑着缓缓开口:

“好哥哥,省省吧。现在就用完力气后面可有你受的了。”

沈巍听到这话没给出什么反应,不知自己这个弟弟心里正打着什么算盘,夜尊趁机弯身探舌,用舌头轻轻触在沈巍那处烫红的地方,就这样来回舔舐。

沈巍触电般挣开夜尊铁钳般的束缚,抬手重重推了把面前的人。他忍着疼痛来回揉搓伤口,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又别过头去似是在隐忍什么。

“怎么逃了?这就怕了?”

夜尊没给沈巍太多反应时间,趁人愣神之际一把捏住他的手腕,伸舌舔了下虎牙,张口就朝沈巍伤处咬去,直到那处红肿溢出点点的血珠。

沈巍被这又疼又痒的感觉折磨了个够,脑子忽然空了一下,又忽然想到了一万年前自己还是小鬼王的时候,弟弟在星烁下的草原奔跑,一不小心啪叽摔了,自己就将小团子抱起,在他有点破皮的地方抹了点草药汁。往日相依场景浮在眼前。沈巍眼眶虽然不受控地红了,但目光却温柔起来,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个弟弟,就这么放任他如个小兽般又舔又咬。

夜尊似乎咬到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哥哥,你困不困?”夜尊抬手一揩唇边,轻松抹去血迹,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

夜尊摊开五指向上一掀,黑能量迅速冲入沈巍体内。沈巍皱了皱眉,没能压制住迅速倚着柜台倒了下去。

夜尊舔舔上唇,虎牙尖尖笑着用权杖戳了戳哥哥的脸蛋。

“笨蛋哥哥。”

---

沈巍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趴在了床上,头部传来阵阵刺痛,双手被粗绳反绑在身后腰处,却没怎么感觉到烫伤处再发疼。两手一挣扎反被绑得更紧,看来是被夜尊施了咒。

房间暗得很,沈巍猛然抬头朝窗看去,窗帘拉得很紧,一丝光线也无法射入。

“才醒,我都要等不及了。”

夜尊站在床头居高临下俯视着沈巍,沈巍这个姿势对他来说真得是糟糕透顶了,不得不仰头才能勉强对上人目光。

夜尊蹲下身子伸臂单手掐起沈巍脸蛋,金属教鞭游走在他的颈部,冰凉的触感迅速漫布了全身。沈巍滚了滚喉结,眼睫轻颤。

“哥哥,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吧?”

沈巍朝下一瞥,夜尊忽然松手随后捏着沈巍下巴,举鞭轻轻“啪”得一声抽在沈巍脸上,浮起道若有若无的红印。

“看着我!”夜尊突然大喊,“我真想把它狠狠抽在你的脸上,浮起道道红棱。好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狼狈为囚的模样!!”

沈巍咬着嘴唇眼里忽然闪出道冷光,夜尊反笑,松手一推沈巍脑袋让他下巴重重磕在枕头上,夜尊朝前走了走点了点人臀峰,教鞭猛然下落。

-“呃啊...嘶...!”

沈巍感到身后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生逼得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他用力咳嗽几声大口大口喘着调整着呼吸,汗珠沾在发尖上不断滚落。火辣痛楚夹着羞辱延袭全身,耳尖烧得火红火红的。

夜尊毫无规律地在沈巍屁股上乱抽,下下破风,有时好几下都抽在同一个地方,痛感叠加不是成倍而是成次方增长。

沈巍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能喊出声,痛极了就咬自己的嘴唇,逼得眼眶生红,眼睛旁边不知是泪是汗,全身都在轻轻颤抖。

“你怎么不喊叫,你不痛吗?是还不够痛吗?!”

夜尊紧攥着拳头,弯身将手伸到沈巍的发丝里一把扯住,看到沈巍不断渗血的嘴唇目光竟然流露出一种怜惜。夜尊感到心脏猛地跳了下,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他上次见到沈巍嘴角溢出血来是太久之前了,那是会保护他用身子为弟弟挡住一切攻击的我的好哥哥呀。
他软了话音楞了会才开口。
“哥,别咬了,再不听话、我就掌掴你。”

沈巍闭上眼睛轻叹了一声,良久才一喘一喘地开口。

“我从来...没有要抛弃你......也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时至今日,全是哥哥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没教好你...”

“现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又有什么用!!”

“对不起,弟弟。”

夜尊哑然,抽了抽鼻子,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他甩了下手,绑着沈巍的绳子自己断开。夜尊不断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靠着床坐在了地上将脑袋埋到了臂弯里。啪嗒啪嗒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小声呜咽了起来。

沈巍拽着床单撑起身子,一晃一晃地下床,碰到身后那片受刑的地方就一抽一抽地疼。他重心不稳地跪在地上。伸手将夜尊紧紧按在了自己的怀里,揉了揉小家伙的后背。

“弟弟,哥哥来带你回家了。”

“我们回家了。”

---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

评论(10)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