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窗妆。

「我報路長嗟日暮。」

落。

  入坑晚,周遭人都在刷蔡居诚怎怎。起初还不知这人是谁,后来慢慢了解到是武当二师兄,犯了些事自甘堕落罢了。说嫖他我开始以为是与他相关的任务一种玩笑说法。
  直到今早身为华山子弟的我创了个道长号,主线剧情看了他的一点故事。
  是啊,邱居新来了就不要他了。
  他最想要的不过就是关注和不抛弃。
  很想让角色做出个抱抱他的动作,不过我猜下秒我就会被揍得起不来了。
  主线发展到玲珑坊那,心一惊。
  原来嫖并不是玩笑说辞呀。
……受指引限制当时无法点开,但心里不是很好受。
  这样一个傲骨、何其骄傲的人,就这样堕落,任人玩弄,不挑不拣。
  仿佛看到了天刚蒙亮,蔡居诚披上外衣、腰间还有些微微发痛,看着床上熟睡的鼠辈、嘴里喊着。
-“杂碎。”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