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窗妆。

「我報路長嗟日暮。」

《一出好戏》非正经影评

*随意影评。

学姐请的看《一出好戏》我就着重讲一下马进,小兴和司机吧。其他人要说也太多,不想一个一个再分析了。

◎先说berger的马进吧。典型底层群众,无作为,受打压,爱买彩票,梦想着一夜暴富。就是混不出个头,说白了没出人头地的那天。

眼里只有同事珊珊,但自知蛤蟆吃不了天鹅肉只能背地里搞些小动作。

或许前几年还会写点小情书,盼着和珊珊结婚的男人都他妈滚蛋。所以人分手时他跑去放鞭炮。

但现在不一样了,到了孤岛大家都变成了0,活下去就是老大,以前那些职位啥的都不好使。这给马进一个翻身机会。

但到最后见到游艇大家有生还希望时毅然决然拯救大家,阻挡小兴。本性是善的。

我突然不想说了,还是说小兴吧。

兴兴!!

◎咳咳,出场的时候就是那种小跟班形象,哥长哥短哥哥要我...每次都给马进跑腿买彩票。他好像对钱也没什么概念,对什么东西除了他哥打他的父母应该都没什么概念。

最后彩蛋看出他对车一窍不通。马进问他要真中奖想要什么。他说要私人飞机。我觉得他想要飞机就是想逃,他所处环境是压抑黑暗,他是自卑的。

到岛上后对他哥就是悉听尊便,哪怕知道是豁出命的行为他也跟着。小兴之前好像是个无底深渊,会对人造成多大伤害无法计算。

到了岛上这种情况明显丰富起来。

当他得知哥是在骗他,是为了6000w才跑的时候他瞪大了眼睛满脸写着不相信。哥,我无条件信任你你是我的天你怎么可以为了钱就骗我?我现在活着都是拜你所赐啊哥。他不知道该哭该笑,马进教给了他认知的所有。他的观念都是马进引导的。

小兴其实有点病娇,只不过没那样明显。

他想明白了,哥就是喜欢钱。有钱什么都可以干了,有钱房子车啊珊珊姐都有了。他笑着说,要比他们更狠,马进夸他上道,他更笃定自己的这个观点这些结论正确。于是他挑拨两队起站,他和马进此时是在灌木丛后笑着看的。

他看马进憋在屋里里想6000w快想疯了,于是拿着手机找张总。谈判失败后他划开手机放他女儿的视频,没错,对你最重要的是你女儿,可对我最重要的是我哥啊。他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他弄到。我眼里只有他。

他让张总写财产转移,我不他知道他看没看到上面没自己名字,反正这是哥的,有他就行。

回来后不出所料马进给了小兴一巴掌,要谁谁也打他。你是舒服了可你要的也是人家打拼的东西,回去后张总还能活?他很有可能就疯了。

后来篝火晚会撒扑克那里更是有了蔑视蝼蚁的感觉。看到游艇知道外面世界还在。他想了想目光一冷

“要是说司机疯了呢?”

这里的确冷了一下。

后来他拿珊珊要挟,对马进说
“你必须听我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走。”他可以把一切都杀死,对哥还是百般依赖。

他极力拆散他和珊珊,我觉得有嫉妒的成因,小兴好像不是人,就像是一团黑黑的火。他只有恶。

“哥,你过不去的坎,我帮你过。”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得选择性失忆了,我觉得很大几率没有,因为他哥会陪他康复,他哥不会不要他了。他得到了一切啊,其他人是死是活有何重要?

◎不想说了,司机是典型受气白领
◎张总典型资本家经营模式,说白了只会赚钱,一切与钱互比,但这只是思维,只是思考方式。

◎一出好戏好就好在它是每个人心中的好戏,无论你想怎么解释,都有铺垫,都会解释得通 。

《花非花》(夜巍,有拍,注意避雷)


“哥哥,你知道吗,你抛弃我的这些年,我无时不刻不想杀死你。”就算我极力想做个咬牙切齿的表情配合,但话说到一半儿泪珠就滚在了我的手背上,我控制不住。

---

影子人挥着共工长刀时夜尊就在不远处看着,一团黑火的形态倒是个很好的隐蔽条件。夜尊冷哼一声,明面上是放纵赵云澜带了沈巍回去,要真如此,谁信谁傻。

化形之后夜尊手执一权杖轻触地面,“嗒,嗒声回荡在走廊,授课的教室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皮靴踩踏地面震出轻响,夜尊拽着权杖就这么让它划在地面前行,抬腿轻松坐上了讲台,沈巍的字迹还留在黑板上。

有关基因工程的信息被水溶性粉笔写在上面,夜尊冷笑一声,一眼认出这可是哥哥的杰作,他抬手抹了一指随后来回搓捻。
“我亲爱的哥哥呀。”
夜尊跳下讲台时左脚恰巧踩到一个东西,他轻轻踮起脚后跟,很快明白这是干什么用的。

“教鞭?”

还是个可伸缩教鞭,现在大学里课件在多媒体投放的多,如果把电脑搬来在那一个劲地咔哒咔哒点的话就很难做到和学生之间的有效互动,老师讲着没劲,学生也昏昏欲睡。这东西还有个激光照射功能,完完全全充当了个白板笔,所以教室里有这种教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夜尊弯腰将教鞭拾起在手心中来回把玩,似乎对这个东西颇为满意。

他将教鞭调至一个合适长度不轻不重地摔了三下,一字一顿道:“沈、教、授。”

沈巍刚回到家里,此次受伤不轻,总觉得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他抬头皱了皱眉,打量了一番家内,确认并无翻动痕迹后缓缓叹了口气。

夜尊闭上眼睛笑了一下,自己的哥哥在防他。

沈巍去厨房倒水时夜尊就在身后等他。夜尊就这么抱着臂倚在墙上看那开水冒着白汽儿,出神地喃喃说了句什么。

沈巍一怔,迅速意识到这个来者不善的家伙,进入警戒状态一转身,恰好对上夜尊直勾勾的眼睛--是面具也藏不住的煞气。手一个不稳热水晃出来溅到了手背上,传来一阵烧灼的痛感。沈巍忽然又感觉到刺骨的寒意从八方袭来,不禁打了个寒颤随后才抬手轻轻推了眼镜,扭过头去不再看他。

他顿了顿说道:
   “你来想干什么?”

方才被烫的地方殷殷地红了起来,沈巍没打算管它,甩了甩暂且藏到了身后。

夜尊眯了下眼睛,虽然这一动作在他那金色面具下并不明显。他咬了咬下唇,不知是喜是怒地突然伸手拽住沈巍的那只手腕。

沈巍朝后用力挣扎着,不料反被钳制得更紧,越是反抗夜尊用的力气越是大,他装作无辜地眨着眼睛笑着缓缓开口:

“好哥哥,省省吧。现在就用完力气后面可有你受的了。”

沈巍听到这话没给出什么反应,不知自己这个弟弟心里正打着什么算盘,夜尊趁机弯身探舌,用舌头轻轻触在沈巍那处烫红的地方,就这样来回舔舐。

沈巍触电般挣开夜尊铁钳般的束缚,抬手重重推了把面前的人。他忍着疼痛来回揉搓伤口,抿了抿唇什么也没说,又别过头去似是在隐忍什么。

“怎么逃了?这就怕了?”

夜尊没给沈巍太多反应时间,趁人愣神之际一把捏住他的手腕,伸舌舔了下虎牙,张口就朝沈巍伤处咬去,直到那处红肿溢出点点的血珠。

沈巍被这又疼又痒的感觉折磨了个够,脑子忽然空了一下,又忽然想到了一万年前自己还是小鬼王的时候,弟弟在星烁下的草原奔跑,一不小心啪叽摔了,自己就将小团子抱起,在他有点破皮的地方抹了点草药汁。往日相依场景浮在眼前。沈巍眼眶虽然不受控地红了,但目光却温柔起来,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应这个弟弟,就这么放任他如个小兽般又舔又咬。

夜尊似乎咬到了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哥哥,你困不困?”夜尊抬手一揩唇边,轻松抹去血迹,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

夜尊摊开五指向上一掀,黑能量迅速冲入沈巍体内。沈巍皱了皱眉,没能压制住迅速倚着柜台倒了下去。

夜尊舔舔上唇,虎牙尖尖笑着用权杖戳了戳哥哥的脸蛋。

“笨蛋哥哥。”

---

沈巍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趴在了床上,头部传来阵阵刺痛,双手被粗绳反绑在身后腰处,却没怎么感觉到烫伤处再发疼。两手一挣扎反被绑得更紧,看来是被夜尊施了咒。

房间暗得很,沈巍猛然抬头朝窗看去,窗帘拉得很紧,一丝光线也无法射入。

“才醒,我都要等不及了。”

夜尊站在床头居高临下俯视着沈巍,沈巍这个姿势对他来说真得是糟糕透顶了,不得不仰头才能勉强对上人目光。

夜尊蹲下身子伸臂单手掐起沈巍脸蛋,金属教鞭游走在他的颈部,冰凉的触感迅速漫布了全身。沈巍滚了滚喉结,眼睫轻颤。

“哥哥,认得这是什么东西吧?”

沈巍朝下一瞥,夜尊忽然松手随后捏着沈巍下巴,举鞭轻轻“啪”得一声抽在沈巍脸上,浮起道若有若无的红印。

“看着我!”夜尊突然大喊,“我真想把它狠狠抽在你的脸上,浮起道道红棱。好让所有人都看看你这狼狈为囚的模样!!”

沈巍咬着嘴唇眼里忽然闪出道冷光,夜尊反笑,松手一推沈巍脑袋让他下巴重重磕在枕头上,夜尊朝前走了走点了点人臀峰,教鞭猛然下落。

-“呃啊...嘶...!”

沈巍感到身后传来撕裂般的疼痛,生逼得泪珠在眼眶里来回打转,他用力咳嗽几声大口大口喘着调整着呼吸,汗珠沾在发尖上不断滚落。火辣痛楚夹着羞辱延袭全身,耳尖烧得火红火红的。

夜尊毫无规律地在沈巍屁股上乱抽,下下破风,有时好几下都抽在同一个地方,痛感叠加不是成倍而是成次方增长。

沈巍拼命克制着自己不能喊出声,痛极了就咬自己的嘴唇,逼得眼眶生红,眼睛旁边不知是泪是汗,全身都在轻轻颤抖。

“你怎么不喊叫,你不痛吗?是还不够痛吗?!”

夜尊紧攥着拳头,弯身将手伸到沈巍的发丝里一把扯住,看到沈巍不断渗血的嘴唇目光竟然流露出一种怜惜。夜尊感到心脏猛地跳了下,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他上次见到沈巍嘴角溢出血来是太久之前了,那是会保护他用身子为弟弟挡住一切攻击的我的好哥哥呀。
他软了话音楞了会才开口。
“哥,别咬了,再不听话、我就掌掴你。”

沈巍闭上眼睛轻叹了一声,良久才一喘一喘地开口。

“我从来...没有要抛弃你......也从来没有想要伤害你...时至今日,全是哥哥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没教好你...”

“现在说这些冠冕堂皇的又有什么用!!”

“对不起,弟弟。”

夜尊哑然,抽了抽鼻子,有些想哭又有些想笑,他甩了下手,绑着沈巍的绳子自己断开。夜尊不断地揉搓着自己的头发,靠着床坐在了地上将脑袋埋到了臂弯里。啪嗒啪嗒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小声呜咽了起来。

沈巍拽着床单撑起身子,一晃一晃地下床,碰到身后那片受刑的地方就一抽一抽地疼。他重心不稳地跪在地上。伸手将夜尊紧紧按在了自己的怀里,揉了揉小家伙的后背。

“弟弟,哥哥来带你回家了。”

“我们回家了。”

---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
---

一個不知道叫什麼的梗

我又想寫新坑了xx。百粉福利還沒有寫。就這次那個快本我好想私設一下他倆學生時代。就想寫沈巍打球太上癮忘了寫作業什麼的x。還有上課走神被老師抓住x。

《旧时王谢堂前燕》1

谒金门工作室:

“凡人寿数未免过短了。”燕舒着素衣长袖探指轻触那人画像。


天界不朽常青立于琅嬛之外,偶有古琴声传来。


燕舒靴身踏进瑶池仙境,越过眩目花纹纠结缠绕的梁柱,直奔冲出三界的琅嬛常青而去。


他掀衣抚书而跪,娴熟翻页所见之字卷收心中,带动身侧白鹤抖落满地风雪,方才注意到一封信笺已落于自己身侧。


天界的一时半刻,人间已是几月有余。


谢啸必是等急了。


想到此处燕舒眼角一弯忍俊不禁替那鹤理顺了湿润的双翅,停顿了一下,终于还是带了些慌乱拆了那信。


“安。”


重墨行楷晃入视野,只这么一字便知他万事胜意,于他来说是未有变故;于自己来说是莫要牵肠挂肚。


如今该是末冬之月,却也无甚么不得挂念之事,只知他必然会照料好自己,如此便足够了。


--------


谢啸似是爱极了玄英,每每落雪定要携他在金陵城中微服漫步,从宫门自府衙,到市井小巷,再去观山赏雪,吟诗作乐。


雪不算大,也没什么寒意。他也不要伞遮,细小的粉沙粘到谢啸墨发里,他取冠一甩。


就像狼毫蘸了黑墨于白纸上重彩一笔。


燕舒瞧他幼稚可笑,没点皇子模样。谢啸忽一弯身,抄手携一白雪泼人一面。燕舒对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毫无防备,就这样挨了个遍。落到燕舒嘴角边的雪渍迅速融化,就这么大点的水珠也折射够了阳光,凑近仔细一瞧,晶莹剔透还闪着光。


谢啸说,这个形容不知是在说唇角的那点雪、还是在说燕舒饱满翕动的唇珠。


燕舒抬头时恰巧对上谢啸的眼睛,燕舒莞尔,长舒口气说着:


“如此,便也算是人间共白头了。”


谢啸突然伸手摸上了燕舒的脸蛋,手上的热度碰上冰凉的面颊时惹得燕舒一颤,随即泛起的红晕一直延到了耳尖。燕舒想,兴许这只是平常上的生理反应吧。


这掌心贴着脸颊,也暖到了心里,腾起阵阵暖意。


燕舒说,以前是不可能有这种感受的。
-----


这段故事呀,还是后来从一个老翁那听到的。他摇头唱着:“少年郎,俗世呀----”
-----


金酒舞醉,琉璃银杯,笑谈古今往事,天地唯他谢啸一人,为我燕舒所痴所爱。
-----


谢啸登基那年,意气风发,长枪战马嘶鸣而归,立下渴望难及的军功,但朝廷碎语杂乱,说道什么要大皇子登基。成,武关门弑兄杀之而后快。


我比任何人都觊觎这江山。


“人道那帝王心如虎如狼,我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那自然不例外!”


彼时燕舒功力尚浅,开了灵视在烛山头远远望去,只有一席华袍展开蛟龙绣纹铺盖阶台之上,珠帘冠冕张扬恣意晃动,手掌起合一翻万人呼应。燕舒不知胸脯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一下,竟是下了泪来。


燕舒出神地看着。


“谢啸,为何要做到如此绝情?”


此后在烛山的几年,燕舒的梦境时常萦绕着落花伴笛音,年轻皇帝若隐若现的身影。


任这无端痴缠,在心底盘结成一道刻骨的深情,这情生根了、这情发芽了。


燕舒忽然有强烈的欲望想争抢一个什么东西。


----


烛山生止崖,仙家避而不谈,只因这地界魔气甚重,稍有不甚便长困于此,灵气长久被吞噬反心,堕成个不仙不妖的东西。烛山顶上却是仙气浓厚之地,就算是平素对此地厌恶至极的先辈名仙,也不得不被这溟蒙山涧所吸引,小心往来上千年,鲜少听闻有在此失足之人。


百年前燕舒就在这了,闭关修炼,观世间炎凉风波,偶尔看到情真意切的,目光也未起什么波澜。


他只道:“这与我无关。”


燕舒算不上喜欢饮酒,无非是推脱不掉了喝上几口就罢。


毕竟,与这些家伙待一块酒也是无魂无趣的。


也会御鹤下山编些不寻常的故事道与有缘人听听,原因是谢啸说山上待久了情也渐渐没了。


----
燕舒停了思绪。


他收敛了袍袖,将墨迹分明的信笺合于书中仔细留好。


长时间未见这情就像那野草滋生蔓延拦不住,


如今只一“安”字便足以令燕舒倾倒心血,周而复始。


谢啸。


登顶有华袍龙纹,高台之上岁岁庇佑国境江山平安;跨马有天地雷鸣,刀剑浸酒从容杀敌夺将凯旋而归。


我希望如此。


---
@稀世疯狗。  @文窗妆。

《旧时王谢堂前燕》前言

谒金门工作室:

简介:昔日的少年郎啊,当上帝王后心还会未变?编不下去了,总之
*这是个双人合作的原耽。


*人设后续编辑放出。


*新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稀世疯狗。  @文窗妆。

百粉点梗。

说好的百粉福利。大家快来点梗啦!不是很支持肉因为不会写x。

【澜巍】过 来 挨 揍。(澜巍预警。sp预警。)

*大家好,我是文窗妆!本来打算考完再写的手痒今天写完了。是我之前提到的训诫梗。

*贴上下面这条是我写的第一篇澜巍sp。

请大家多多支持我的这两篇哟!

http://wenchuangzhuang.lofter.com/post/1f4c9771_eeaca11e

*梗:剧版沈巍故意扎手那里。设定了一下时间线这俩人已经熟了已经住在(对面)一起了x。

沈巍低头检查现场时正巧一眼就看到粗陋的陷阱,虽然黑漆漆地但就是让人觉得这玩意儿明晃晃地摆在那就跟挑衅智商一样想不看到都难。

赵云澜就在那边套着那小子的话,离得不算远,但沈巍很确定短时间内赵云澜不会看过来。

沈巍蹲下身子,他突然有了个莫名的主意,要是赵云澜看到自己受伤会怎样?

沈巍压下了回忆以前的想法,伸指迅速在锯齿上轻按了一下,血珠大颗大颗冒着,串成一串滑落滴到草地上。

-“嘶...”沈巍起来时就那么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再偷瞥一下赵云澜。赵处长注意到这边情况倒是快,听到声音转头一眼看到沈巍的食指划破了个小口子,正泛着红珠。

赵云澜轻皱下了眉头随后挑了挑眉。“怎么回事,说说呗?”赵处长当然也不是光顾着说,手里动作一点也没落下,掏完上衣口袋又摸摸下身,嗨,真是起了怪了早上还记得明明自己带了好几个创可贴的。

-“没事,不小心被扎了一下,不要紧。”

-“我说你这么大一个人你---”赵云澜听到这话就来气,那么大一个铁夹子说是不小心被扎了一下旁边那个呆头呆脑的小子都不信。赵云澜咬了咬嘴唇,晃晃手指刚打算训斥两句,这时却正正好好对上了沈巍的眼睛,沈巍抿着嘴不说话,眼睛睁地大大的,还不时眨两下,眼眶有点红,隐约还泛着层泪光。...虽然泪光这赵云澜十分感觉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就这么显得无辜极了,似乎还带了一点点委屈,赵云澜甚至感觉这家伙的兽耳好像都藏不住了,就在这里真的抖抖晃晃一样。

这么一看赵云澜心一下软了,好像都化成一滩水一样。但就软了这么一下,他收手错开目光看向旁边杂草丛生的灌木,终于摸到了这该死的创可贴,赵云澜骂着,让老子真是好找。

他粗暴地将沈巍一把拽过,沈巍被这突然地猛力搞得有点踉跄。还没站稳时赵云澜已经捏着他手心强迫他把手伸直。手法说不上熟练但也收着力怕弄疼伤口。涂着药的一面贴上指腹时沈巍疼得往后一缩。

赵云澜察觉到人的小动作并没说什么,叫那小子滚回去有啥事天亮了再说,自己则紧攥着沈巍的手腕走到车前把人推了进去。

...怎么生这么大的气。沈巍揉搓着自己被攥地生疼的手腕,红印都出来了。赵云澜开得特别快,板着张脸一路上也没说话,俩人就这么冷了一道。

还没等沈巍拿出钥匙时赵云澜就拧开了自己家的门锁,喊了声“给我过来。”就这么不由分说地拽着沈巍进去哐当一声踹上门。

“你干什么!”沈巍一甩胳膊转过身去不想再理他,又拖又拽真是莫名其妙。赵云澜虽然很排斥写报告这个东西但为了以防上头突击时自己有心想写都没纸这种尴尬情况还是向沈巍要了两本稿纸,桌面杂乱无章赵云澜正翻箱倒柜地找着这个东西。

赵云澜叹口气,下了以后一定要收拾桌面的决心。终于看到本子一角时他抬手一抽,画地形图用的钢尺跟着被拽出来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声音十分清脆。他将稿纸卷成了根小棍,纸的,下多大力倒也不担心什么。但在自己手上试了几下赵云澜迅速放弃了这个东西,用多大力这也压根没什么感觉啊!

他转身去拾地上的尺子,或许这玩意还能有点用。

沈巍依旧那么站着,赵云澜瞧他一眼,眼眯了一下,虽然冷了一道但赵云澜气并没怎么消,说了句“手伸出来。”沈巍没什么心里防备,以为他要检查自己的伤口,于是乖乖地伸到他面前。

“不是这只,换手,另一只。”
“...啊?”沈巍没反应过来,赵云澜没了耐心,抬手捏住沈巍的手腕后往上一举,又迅速攥住沈巍的手指,强迫他把手伸直。

“啪 啪!!”
在没什么其他动静的前提下,这两下显得特别响。明明也没用多大力吧,赵云澜这么想着。

两记钢尺砸在沈巍的手心上痛感迅速传来,还有一阵一阵的酥麻感。这种东西打在手心这种地方有的是迟迟消不去的钝痛,沈巍没忍住轻嘶一声,反应过来抬头瞪着赵云澜。
-“你干什么!放开我!”沈巍被这种既痛又耻的感觉一下子激起了生理泪水,强忍着又瞪着眼睛一下变得通红。他使劲想要挣脱赵云澜的束缚,可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这时怎么这么大力气。

“故意挨扎时怎么没想过会挨打?”赵云澜改了平日里那种吊儿郎当的腔调,严肃正经训起人来还真是有一套。

沈巍听到质问自知理亏,也没回答这句,倒突然安静老实了,明显是承认了。本来认个错就完了可是沈巍这时嘴上好似抹了胶水。赵云澜看他都挨了两下打了还是 丝毫 未有 半分 认错 之意,原先刻意压下的火噌地一下窜上来。

显然是不够。

“沈教授,有你的。”赵云澜伸指甩几下指了指低头目光躲闪的人,拽着沈巍的胳膊大步走到沙发前自己一坐将沈巍用力一按直接按到自己腿上。沈巍两只手也被摁到一块摁在了腰部。这么折腾的时候眼镜哐当掉在了地上。
“哟,这倒省事了,我还就怕你带着眼镜没法摁你呢。”赵云澜冷笑一声,钢尺轻触沈巍的臀峰。

沈巍挣扎得比之前更厉害了,就算再不想面对也会想到这种姿势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沈巍着实有些怕了,慌乱喊着,“赵云澜,你究竟要干什么,放开我!”
“干什么?揍  你。”
赵云澜看都到这份上了还不老实,服软求饶对他沈巍来说真他娘的叫难,行,看是你的嘴硬还是这板子硬。

“啪!”

狠狠地一下揍在了沈巍身上,痛感蔓延着全身各个细胞,但又带着一种极其微妙触电般的酥痒感。沈巍脸红得厉害,疼得差点喊出来,仅存的理智压制着这种更加耻辱的事情发生。

被打屁股就已经够羞耻的了,再喊出来那算什么?

“...赵云澜,你真是个疯子...!!”

赵云澜听到后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成啊只要你沈教授骂得越厉害这戒尺就挨得更重。

这个角度看沈巍的屁股被西服裤料包裹着圆润挺翘,都可以用形容女人的翘臀蜂腰那词儿。赵云澜很想亲自上手揍两下,但想着心气高的大教授勉强算乖地受罚已经很不容易,要真上手了还不得真急眼。

来日方长嘛,有的是机会,不在这一会儿。

赵云澜两下之间间隔很长,好让腿上这家伙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体会到痛感。沈巍动弹不得,咬牙切齿克制着自己想要喊出声的冲动,挨几下后实在忍不住了化而为小声的呻吟呜咽。此时也没了什么来回挣扎的力气,将脸蛋往沙发靠垫里深深埋了埋。

显然是哭了。

既有疼得又有羞得。

赵云澜其实气已经消了大半,还在揍只不过是等沈巍一句话。毕竟也想一次就把人打怕,断了这种伤害自己试探别人的念头。如果说先前几下还带着怒气,那么现在完完全全就是在给人长个教训而已。

一下重击甩在沈巍的屁股上,沈巍的身子轻轻颤抖着,忍不住挣扎着动了几下。
...“呃啊。”沈巍还在大口喘息着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别   动  。”
赵云澜威胁性的声音传到沈巍的耳朵里。沈巍有种莫名的委屈攻占了心头,他想起以前很多事儿来,夹着悸动悲欢还有些其他什么。

“我错了...不会有下次了。”
沈巍突然就这么说了。

赵云澜听见后又不轻不重地揍了下才扔掉了尺子。

照这个力道揍了这十几下肿了是很正常的。赵云澜软磨硬泡着让沈巍脱下西裤好来检查一下有没有破皮的地方。甚至说出了要是再倔就直接扒了裤子再揍一顿揍到下不了床为止。

沈巍此刻真想告别世界。也不想理会赵云澜的动作了,既然认错了那接下来也就不管了,要看就看,要揍就接着继续揍吧。

也没肿多厉害,毕竟赵云澜也不是那种腰壮膀圆的一拳一人命的冷血硬汉。哪舍得下那么重的手,警告几下就得了。

赵云澜想着揍都不揍你了那我揉揉总可以吧?

果然,沈巍又挣扎起来。赵云澜无奈朝屁股上扇了一巴掌随后又按紧了两只不安分的手。

“你能不能乖一点,少受点罪啊,听话。等你起来就喂你吃糖。”

赵云澜轻轻揉搓着沈巍红肿的屁股,又看到沈巍泛红的耳尖,再加上沈巍屁股上的传到手上更是直接到了心脏的这种热感,赵云澜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上气儿来了。

...妈的,沈巍要了老子的命。

有1個瀾巍訓誡梗。。

大家好我又來了。。

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沒看鎮魂的時候。空間都在刷兄弟情...我就真以為他倆是親兄弟。趙雲瀾是哥哥,在警署工作。弟弟是沈巍,是個教授。(當時還不知道名字)尤其是沈巍故意扎手那段,趙雲瀾伸手剛打算教訓兩句,訓誡感max...

23集剧版梗。(澜巍sp。避雷预警。)


“感恩戴德,三跪九叩?!”
“行,伤惯了是吧?!你沈巍你有种!!”赵云澜朝沈巍喊着伸着食指甩了两下,转身朝床上胡乱一瞥抬手拾起皮带对折几次。
赵云澜气极,还未等沈巍好好反应伸手一推直接把沈巍砸在了床上。沈巍被这么一压弄得有些胸闷,干咳几声刚欲挣扎。
“趴 好--!”
赵云澜挑眉,用皮带轻轻敲着自己手心,倒真第一次见这吊儿郎当镇魂令主用命令的语气说话。
-“赵云澜...!你干什么!让开!”
沈巍右手抓了抓床单,眉头紧锁扭头看着身后的人。
“啪!!”
皮带破风而下重重砸在人身上。
赵云澜没留太多情面,这下全力说不上但八成还是有的。
-“...呃!”
撕裂般又烧灼的痛感自身后炸开蔓延,沈巍说不清楚这到底是怎样一种痛感,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撕咬着。本来贴合度完美的西裤紧紧崩在了身上,他轻轻“嘶”了一声,咬着嘴唇身子有些颤抖,眼睛红得厉害。原先抓着床单的手攥得更紧了,好像要把自己的指甲扎到肉里去一样。
赵云澜看准了人的反应,走过去单手捏住人脸蛋青筋暴起,强迫沈巍与自己对视,沈巍就这么瞪着他牙齿紧紧咬住下唇。
“还咬嘴唇是吧?,我看什么时候能把你打醒。”赵云澜冷哼一声,叹口气道:“松开,不准再咬了!”
沈巍目光看向别住,让牙齿缓慢离开唇肉,隐隐可见血印。
-“就你这么个不爱惜自己身体法,我告诉你今儿咱俩这账没完。”
赵云澜明显收了力道,对上刚才那双红得像是刚哭过的眼睛明显是心软了。
赵云澜一连几下抽在沈巍身上,沈巍疼得来回揉攥床单,汗珠自脖间滚落。原先还有点力气挣扎,现在只能大口大口喘息。
“你啥时醒了这事咱就告一段落。”
赵云澜目光一沉,咬了牙狠下心去重重朝沈巍屁股又揍了三四下。
-“呃啊...!赵,云...澜...!!”
沈巍从来没有现在这么清楚过他赵云澜到底有多大力气,他这是要把平生的力气全花在揍自己身上了。
沈巍疼得有些发懵,也想不出自己这时说点什么能减轻罪行。
赵云澜用皮带轻轻点着沈巍颤抖地身子,沈巍不想再挨了...!这种既羞耻又幼稚的惩罚方式他怎样也不会想到有天就这么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半晌才想出句“我错了。”赵云澜气笑,乐呵着:“哟,沈大教授终于醒了?”
赵云澜也想问是不是疼厉害了但这明显是废话一句。他刚打算给沈巍揉揉,沈巍迅速把他的手拍掉。
“我没事。”
但最后还是没犟过赵云澜的一通乱揉。